關於部落格
什麼都萌什麼都不奇怪
  • 10621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【舞駕四三】小孩子的佔有慾



   「啊!我弟在等我了,明天見喔!」

 

  舞駕三郎的同學們從來不曾與他一起走過放學的那段路。一直以來,校門口總是有個面貌清秀的男孩,一邊玩著手中的掌上機,默默地等著三郎放學。從對方還背著小學生書包的那時起,至今已成為這所高中的新生,依然不變地站在校門口等待。

 

  好幾次約三郎放學後去哪玩,都被三郎笑著拒絕,說自己的弟弟不喜歡放學後去別的地方。儘管周遭的人都說三郎太寵弟弟,三郎卻從不以為意。

 

  「四郎是我的寶物,你們不會明白的。」有一次,三郎這麼說。

 

 

  同學A曾經在假日時約三郎外出打棒球,三郎帶了自己的兩個弟弟去,之後幾次也是如此,更多的時候只帶著四郎。透過住在附近的鄰居得知,舞駕家很早就喪母,父親也沒有同住,只有五兄弟互相扶持,因此感情格外好。

 

  但是,也太好了吧?好幾次在搭上三郎的肩膀後感受到來自四郎眼神中的殺意,同學A開始感到不對勁。

 

 

  這天打完球,三郎自告奮勇要替大家買飲料,完全看不出像剛做過運動,飛也似地跑向超商。去了洗手間回來的四郎不見三郎,只是盯著三郎的同學們看。

 

  「三郎去買飲料了,在這裡等一下吧!」同學B對四郎說道。

 

  在打球時,雖能夠與四郎正常對談,但三郎一不在,眾人皆感到有些尷尬。

 

  「喂!四郎,」同學A看著露出小狗寂寞眼神的四郎,認為今天絕對要解決一直存在心底的疑惑,「你都已經上高中了,不會太黏哥哥了嗎?我們有時候也想和三郎一起去遊樂場玩,但他都說要陪你不跟我們去。」

 

  其他人訝異地看著同學A與四郎,沒人敢說一句話。

 

  四郎的眼珠轉呀轉,接著與同學A四目相交,無法讀出他眼神中的訊息,是憤怒還是不解。

 

  「不是我太黏,是他離不開我喔!」四郎開口,淺淺地笑著。

 

  沒多久,三郎帶著飲料回來,查覺到氣氛有些不對勁,趕緊問大家怎麼了。

 

  「沒事,你有買我喜歡的飲料嗎?」不同於方才沒有溫度的微笑,四郎露出對三郎限定的笑臉。

 

  「嗯…有啊!」三郎瞄了其他人一眼,見沒有人說話,便將飲料分給眾人。又閒聊了會兒,太陽下山前便解散。

 

 

  「你瘋了啊?」同學C敲了同學A的腦袋,他方才被嚇出一身冷汗。

 

  「你們難道不在意嗎?舞駕明明很受歡迎,高中三年來卻都不交女朋友,每天都陪弟弟一起回家,連假日都要帶弟弟出門,實在太奇怪了。」同學A揉揉自己的腦袋道,「他和他那個四弟,絕對有什麼問題。」

 

  「你這什麼噁心的想像啊!」同學B不認同,光想像就毛骨悚然。

 

  「我又沒說是那種關係,總之,他們絕對怪怪的。」

 

 

*    *    *    *

 

 

  「四郎,剛剛發生什麼事了嗎?」回家的路上,三郎終於開口詢問。

 

  「沒有啊。」四郎低著頭,看著自己的影子走著。

 

  「不要說謊,我的朋友找你麻煩了嗎?如果他們說了什麼沒禮貌的話,以後就不跟他們打球了。」三郎聽四郎的呼吸就知道,絕對心情不好隱瞞了什麼。

 

  四郎停下腳步,指著地上的影子。

 

  「重疊了喔!」

  「啊!真的耶!」

 

  四郎回過頭,看著三郎在陽光下燦爛的笑臉。

  他喜歡那個笑臉,他多希望那張笑臉只屬於自己。

 

  「三郎,如果你放學後想和朋友一起去玩,我可以自己回家沒關係。」良久,四郎才小聲地說。

 

  「那怎麼行?這樣四郎會寂寞的。」三郎牽起四郎的手,在他宛如圓麵包的肉肉手上輕輕一吻,「我們約定過不會分開,我就會遵守承諾。」

 

  四郎也笑著,將臉湊近兩人的手,在三郎的手背上也烙下一吻,兩人凝視彼此,將手緩緩移開,吻上對方的唇。

 

  很輕,卻很溫暖。

 

  「在這種地方會被看到喔!」四郎露出調皮的笑容,卻在說完後再次吻上。

 

  「我沒有關係,我想讓全世界都知道四郎是我的。」三郎將臉再湊向前,卻被四郎閃開。

 

  「快點走吧!還要幫五郎買下週要用的水彩用具。」四郎轉身,三郎將他緊緊擁入懷中。

 

  「四郎,我愛你,」三郎以格外溫柔的聲音在四郎的耳邊傾訴,「我們很奇怪嗎?但我就是好愛你。」

 

  四郎看見遠方有逐漸靠近的人影,於是拍拍三郎的手臂,然而三郎卻將臉埋在自己的背後。

 

  「不奇怪,但是我不想讓別人知道,這是我們的秘密。」四郎說完,三郎終於鬆開手,已能看出靠近的人影是對母子。四郎在鬆了一口氣的同時,也感到有些可惜。儘管他也想昭告全世界不要碰他的三郎,但如果要佔有三郎的笑容,四郎認為這必須永遠是個秘密。

 

 

  第二天,四郎依然站在校門口一邊打著電動,一邊等待三郎。而三郎也依然拒絕了朋友的邀約,笑臉盈盈地走向四郎;並在沒人看到的時候偷偷牽起手。



----
我在寫這篇的時候有個很大的困擾,或者說寫舞駕設定都會有這個困擾...
我一直不斷地把三郎和四郎的名字寫反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